我终于知道我为什么注册LOFTER了

北野:

魏无羡:这就是澄羡的同人文?

江澄:拿远点,别来辣我的眼睛!

魏无羡:诶你看这一段,“魏婴见着江澄不敢直视自己的内心,气地直接坐到了他的腿上,朝着他耳边轻轻吹了一口气。‘阿澄,你好好看看我。’”

魏无羡(坐下):像这样?

江澄(冷漠):妈的智障。

(开门)

蓝忘机(蹙眉):魏婴!

蓝曦臣(微笑):晚吟,这是……?

魏无羡:卧槽!

江澄:完了。

第二天,双杰又没能从床上爬起来。

这可真是可喜可贺,可喜可贺啊。

【忘羡】论篮球赛对位的俩人是对手还是……

云寒丹霄:

饭后散步冒出来的脑洞


 


A:“今天理学院和医学院的篮球赛看了吗?”


B:“我看了理学院那边的,医学院那场没赶上!”


C:“我课太多,一场都没赶上。”


A:“那你们可就亏大了!”


C:“为什么?蓝忘机上场了?”


A:“不止,魏无羡还来看他比赛了。”


B:“哎哟!血亏啊!”


A:“哎!你以前不是他们同学吗?他们俩……是不是真有点什么……那个?”


B:“这个嘛……”


C:“你想说什么?”


B:“嗯——我懂你的意思。”


A:“对吧!你小子就别揣着明白装糊涂了,去年两院球赛他们对位的时候就眉来眼去的。”


C:“你们想什么呢!听说他们一直是老同学,从前就不对付。”


B:“没错啊!他们俩啊,以前就处处针锋相对,有不少热闹看!就高中那会儿吧,我跟他们同班,他俩就是同桌,那叫一个水火不容!”


C:“听到没有!水火不容!宿敌!对头!”


A:“怎么个不容法?”


B:“能怎么不容?魏无羡早上迟到蓝忘机记了;魏无羡课上传纸条蓝忘机截了;魏无羡考试帮人作弊,答案砸蓝忘机头上了;魏无羡晚上翻墙给蓝忘机逮了……”


C:“这么倒霉!”


B:“不是他倒霉,是蓝忘机不值日他就不迟到不传纸条不翻墙。”


A:“可以可以!勇气可嘉!”


C:“这么皮?两个人没结仇吗?”


B:“没有,魏无羡一早就在我们高中校队,谁都知道他最喜欢招惹蓝忘机,后来不知道使了什么手段把人拖进队了,俩人冲突就少了。啧啧,强迫对头当队友,化敌为友,真的高明。”


A:“那不就是说蓝忘机是为了魏无羡才进校队吗?”


C:“你什么脑子,别讲的给里给气的!”


A:“嘿,得了吧,我都听我女朋友讲过了,他俩哪里不给里给气了?关系真不好还跟着进校队?”


C:“两个大男人……指不定是打赌输了,愿赌服输呢?”


A:“哪有人那么无聊。”


B:“他俩以前还真经常打赌。”


A:“……赌什么?”


C:“你管他们赌什么,别老聊这些奇奇怪怪的行不行?”


A:“啧,不懂了吧,这种事情听起来难受,细想就舒坦了!”


C:“这什么逻辑?”


B:“啧,不开窍不开窍!”


C:“怎么!你俩啥意思啊!”


A:“你没蓝忘机帅吧?你也没魏无羡帅吧?”


C:“……”


A:“两个好皮相的搞到一起了,妹子就可能选次一点的你了,懂不懂?”


B:“你再给妹子讲他俩的话题,不少都爱听吧?这女朋友不就有了,情人节就不单身狗了。”


A:“就是!”


C:“……行吧。”


B:“其实我也就觉得他俩关系奇怪,毕竟魏无羡以前跟我感叹过,说蓝忘机软硬不吃,蓝忘机看着也确实不近人情。可魏无羡当初大晚上高烧,是蓝忘机翻墙出去给他买的药。”


C:“那说明人好学生认真负责,对皮孩子也一视同仁。”


A:“别的我不知道,就他们刚大一那次院赛之前,那个姓温的不是约了场热身赛,防守的时候故意垫脚整蓝忘机?魏无羡不是去出头了?”


B:“对,魏无羡还因为打人被记过了,当时他气炸了,还是聂怀桑帮着写的检讨。”


C:“还有这种事?我是说当时院赛怎么两个名气大的新生都没见上场。”


A:“魏无羡是不是把蓝忘机的每场比赛都看了?今天魏无羡打完他那场就去看蓝忘机那场了。”


B:“不知道,不过魏无羡是打球不挑对手,在哪都有可能碰上他打球,蓝忘机就是跟着他们院队打打,上课不冲突的话,每场都看应该也不难。”


C:“我看过的几场魏无羡好像多半都会来,可能没课的时候就看看吧。”


A:“唉,宿敌!”


B:“唉,对手!”


C:“你们八卦这么多一点用都没有,人长得帅的没在一起,妹子还是不会看你们的。”


A:“不关我的事,我有女朋友了,扯点八卦哄女朋友开心而已。”


B:“我吃了几年的瓜,随便叨叨几句开心一下而已。”


C:“与其讨论他们俩是一对还是对手,不如说说决赛哪队能赢。”


A:“谈胜负多没意思。”


B:“球赛过程精彩就行了。”


C:“……”


 


A:“唉……”


C:“吃个晚饭叹什么气啊?你女朋友回家了周末不用陪她逛街了还不开心?”


A:“哪是为这个啊!再说了,这话她听到了不得捶我?我是感叹,这院赛一年也就一次,平时的小比赛真是看不过瘾。”


B:“唉,看球倒是还成,我就是羡慕啊,蓝忘机和魏无羡打球,还是有这么多人看,而且好多漂亮妹子啊。”


C:“去去去!你看的哪个球?”


B:“咳咳!话说回来,魏无羡打球是真厉害,包夹他都能把球运出花来!”


C:“我还是乐意看蓝忘机打球,手稳,视野好,有脑子,而且那哥们儿看着眉清目秀的,力气是真的大,到了篮下还真没见过能扛住他的。”


A:“魏无羡也还行啊。”


C:“我看球就喜欢看人正面冲突,男人还是硬碰硬比较汉子!魏无羡……我觉得他满场飞是真的厉害,就是力气太小了,不过每次贴防还是挺上心的。”


B:“魏无羡力气小?一看你就是决赛没看完下半场吧?光看魏无羡碰瓷蓝忘机去了?”


C:“没看咋了?下半场我上课去了。”


A:“下半场苏涉替补上来,魏无羡那一手顶着人正面暴扣没看着吧?”


C:“魏无羡?他那身板不是一撞就倒?聂怀桑装没看见不吹犯规的时候,他不还抱蓝忘机腿闹腾吗?”


B:“说起来也是真的奇怪,一个大男人总这样不要面子抱着人嚷嚷,不嫌肉麻?”


A:“人再怎么‘肉麻’,也是迷妹成群的校草候选之一,你酸也没用,损也没用。”


C:“说正事!说正事!我就是不喜欢他那个打球风格。”


A:“哈哈!你以为魏无羡真有多软呢!想我年轻的时候,体育大课跟他对位打过一次友谊赛,就在东区操场,他从底角起步,冲进禁区强行上篮,我刚追过去,妈呀一肘子差点把我掀得打滚!喏,我胳膊上这个印子,当时倒地上小石子给刮的!”


C:“卧槽不是吧!哥们你这个吨位他还能撞得动?”


B:“唉,男人啊,年少轻狂总会有点代价。”


A:“从那以后我就安心看球了,院赛也不打了,不然再对上魏无羡,我怕给掀得女朋友不保啊!”


B:“高明!”


A:“那是!”


C:“你这怂的,女朋友多烦人,哪有打球有意思?”


A:“……”


B:“……”


A:“听说啊——我也是听女朋友说的——他俩高中一块打球的时候,经常赌晚饭谁请客,魏无羡就老是碰瓷,人一来他就往后倒,那蓝忘机也是老实,看他倒了球也停了慌着拉人,魏无羡站稳了把球一断就能快攻得分。是不是真的?”


B:“是有这个事,我还沾光蹭过几顿好的。”


C:“魏无羡这么阴险?”


A:“兵不厌诈嘛,我听人讲过,这法子他也就跟蓝忘机闹着玩的时候用一用,正经跟其他人打用不着。”


B:“哎,这怎么阴险了?你情我愿的事情。”


A:“……”


C:“……”


B:“魏无羡每次都顶个鸡窝头踩着点进班,早餐本来都是蓝忘机每天在给他带,平时魏无羡有个什么需求,蓝忘机脸上不露事,实际上一周之内都给解决了,偶尔请个晚饭真的是常规操作。魏无羡对蓝忘机也是从不小气,你没发现每次魏无羡打球比较风骚的时候都是蓝忘机来看球了?这俩人关系外人猜不透的。”


A:“我觉得这两个人真的有问题!”


C:“好朋友请个客你们都能想这么多……”


A:“今天我还听见他俩散了场之后互喊小名,哎哟,‘蓝湛,看我!’‘魏婴,别闹。’真是熟得很。”


C:“那也是多年兄弟……”


B:“哈哈哈哈其实不止,魏无羡还管蓝忘机喊那个什么‘蓝二哥哥’,高中我帮班上妹子去操场送水的时候听到的。”


C:“……咱们能说回打球么?”


A:“行啊!你说魏无羡运球过掉蓝忘机上篮那会究竟说啥了?”


B:“你也看到了?魏无羡背运接转身那一下偏头贼明显,都快咬到蓝忘机耳朵了吧?看把人吓的,防守失位了都,眼睁睁看着球进框啊!”


C:“比分那么紧,蓝忘机那是不想再给送个加罚,防魏无羡上篮的哪次不是得吃个哨。”


A:“魏无羡进球了还回头给蓝忘机抛媚眼……”


C:“棋逢对手,正常挑衅。”


B:“今天这场两个人对上的时候气氛都不一样了,魏无羡平时跟人打球没这么投入。”


C:“遇强则强,实属正常。”


A:“说曹操曹操就到,你们看!”


C:“看什么?好朋友勾肩搭背不是正常得很?”


B:“这么热的天,谁愿意靠那么近啊!”


A:“仔细看!”


C:“都是老朋友了,这么热的天,吃他一口冰淇淋怎么了?你们打球累狠了不是也偶尔拿着好哥们的水喝两口?”


B:“好哥们喝水也不舔瓶口啊!”


A:“这俩人有说有笑!”


B:“眉来眼去!”


A:“你给我擦汗。”


B:“我帮你提水。”


A:“你戳我的腰。”


B:“我看你的腿。”


C:“我说你们啊,两个男人,这都是很正常……卧槽他俩咋还亲上了!?”


A:“唉……对手。”


B:“唉……宿敌。”

悖悖论:

当上帝关上一扇门,他也会为你打开一扇窗——好让你跳下去

不要问我从哪里来:

偷偷给窗总 @窗窗的小窗 【TF】只有我最喜欢你 画的图!夕阳下确认彼此心意的少年真是太美好啦~找不到钢琴室背景就凑合了一下……

然鹅太忙了,还没画完窗总又码出了新的超好看的【TF】"撩”定终生……总之请大家走过路过不要错过~务必用小红心小蓝手大声叫出好吃!

乌索Yu:

画个QQ 糖~P3原梗,偶然看到觉得莫名忘羡!大家吃糖愉快~

X-uaan:

画了渣反里最喜欢的场面,柳清歌闯入幻花宫,洛冰河抱着沈清秋的尸体阴郁的抬眼

《想你,像你》6

白鹿跳崖:




  • 文案:ABO带球跑/这个设定真的带感


  • A乾阳B中元O坤阴


  • 自娱自乐/不喜勿喷/更新再说


  • 双胞/爹一个娘一个


  • 爹不知道还有一个/娘以为另一个死了


  • 如果可以接受就看下去


  • 由于看评论,没有人猜中剧情,我更新了,开热点更的新இдஇ




前篇


 


陆.


    魏琬闭了闭目,松了口气,扭头看摔到自己身边一个门生身上的蓝琰,看人摔的也不严重,便把人拉了起来,冷冷道:“明知不可能而为之?”


    蓝琰:“你说什么?”


    魏琬不理他,径直又走开,走到角楼附近一处人少的地方,角楼上的钟声依然在激荡,可他却异常平静,其实平常这人也这般平静。可蓝琰觉得这人真是奇怪,便几步走了过去,问:“阿弟,你干什么?我看你很是心烦意乱,让我想想,莫非刚刚那个扔我的人是爹亲,爹亲的事情我多少知道一点,我……我知道我太鲁莽了,可大伯不在家,父亲又进去了,就算我不去,爹亲也会出来的。”


    魏琬看着他,睁大眼睛惊诧地问:“你昨夜未睡?”


    蓝琰立马捂了嘴:“没没没,我睡了,我睡可熟了,我这是猜的,你在这爹亲肯定也在这。”


    魏琬继续看着他:“也就是说你们没信我说的?”


    蓝琰:父亲,我错了,我真的错了,阿弟太聪明了,我好蠢啊,被自己蠢哭。


    魏琬愈加焦虑不安,他们不信,他们不信,蓝家看着好是好,一般家族也会接受自己的骨血,可爹亲呢?蓝家这样的清流世家会护他,不惜自毁百年建起的门楣?


    爹肯定走,会换地方,重新隐居,会像幽灵一样继续消磨,直至这次事情平息,而他要跟爹亲走,也不能留在这里,爹亲不可能指望温叔一辈子,至于蓝家,他姓魏!


   蓝琰自觉办错了事,一时无言,静静站在一边,看着眉头紧锁的魏琬说不出话来。


   两兄弟原本略有缓和的气氛又尴尬起来。


   好在角楼上的钟声渐渐平息了,蓝琰急忙跑过去,魏琬却在他转身的那一瞬间,拐进了角楼后,并不去人群里凑热闹。


 


    角楼没有立刻打开,里面的长辈和门生晕的晕,躺的躺,唯一还能站起离开的两个人还在僵持。


    蓝湛抓着魏婴,道:“你要走?”


    魏婴扭头:“对啊。”我不走也不好留这儿啊。


    蓝湛收紧了手上的抓握:“我不准你走。”


    魏婴先是惊疑,又是释然,开口说道:“蓝湛!这不是你想不想的问题。你在的这个地方是蓝家,如果我留在这回你家带来多大风波你不知道?”边说,边用力抽回手,“而且蓝湛,我虽为你生下两子,但我并不想计较,夷陵老祖是坤阴还是乾阳不会有人在意,他们只会在意夷陵老祖该不该死,两个孩子已经是我命里的惊喜了,你不需要为此愧疚,为此包羞忍耻。”


    蓝湛暮然松开,死盯着魏婴:“这是你的原因?”


    魏婴垂眼:“这是我的决心。”他觉得就是,蓝湛是蓝氏双壁,是名士,何必为了他污了名声。


    蓝湛不再说话,扫了一眼四处倒地的门生、长老还有叔父,想了想外面可能出现的人山人海,蓝氏的责任,还有这人所谓的决心,整个人一下颓然,道:“楼梯上去通钟楼,从那里可以跳出去,保重。”


    可魏婴并没有注意,这个人平时都没有什么特别的表现与起伏,今日会抓住他的手,多半是看他是两个孩子的爹亲的面子,哎!两个呢!亏他洒脱,是寻常女子,还是含光君这样的,就算是妾侍也要捞一个。


    他顺着角楼楼梯上去,最后扭头看蓝湛,突然发现这人浑身上下都在散发着一种令人揪心的气息,明明万事如雪压肩却还要像孤竹一样站的笔直,其实寂寥的要死,哀毁骨立。


    就好像自己想抓住的东西从来没有抓住过一样。


    魏婴突然觉得自己残忍,他觉得楼梯最后几步好难迈,仿佛迈出去了两人就又是分道扬镳了一样,可一扭头,看见蓝湛还在看着他,一向光明磊落的含光君露出了欲言又止的样子,抿抿嘴,道:“蓝湛……以后我想回来……我偷摸回来……我看看我…我们的崽子,你……你能不能给我点什么让我……嗯……”


   “叮当”一声脆响,一块白玉的腰牌准确无误地落到了魏无羡面前的楼梯上。


    魏婴捡起,感觉自己脸烧的慌,自己说的都是什么肉麻话,我们的崽子?偏偏蓝二还真给了腰牌,真是看在自己是爹亲的面子上?他赶紧噔噔噔上楼,跑掉了。


   在脚步的遮掩下,愣是没听到蓝湛的那句:“常回来。”


 


   蓝湛开门,指挥门生处理冥室里乱糟糟的情况,还找来大夫给叔父和各位门生、长老看病。可这边事情还没有忙完,蓝琰突然急匆匆跑过来,道:“父亲,阿弟不见了!钟声停了我就来到门口,以为他会跟着,结果一扭头他不见了!四处找了也找不到!”


    蓝湛一愣,眼里闪过诸多神色,疑惑、惊诧、愤怒、沮丧、最后黯然无神,他淡然道:“他跟你爹亲走了,不必找了。”


   回来?这人还回来吗?琰儿虽是亲骨肉,多少还是淡些啊。


   不过那玉牌被人拿走了就行了,跑了也不怕,再找到便是,有兄长为家主, 他可一起走的,只是现在还不行。


 


    这边魏婴对这个莫名其妙找到自己,还跟了过来的儿子也是一脸问号?


   “儿砸,你怎么找到我的?”


   “分析。”


    魏琬答完,上去就先搂住了人的手,死活不撒。


    魏无羡:“我不扔你,我哪里扔你了,这不外头世道乱嘛,你呆在蓝家也正好学规矩、学本事啊。”


   魏琬不回话,头扭向一边,连个眼神也不给,气哼哼的样子,搞得魏婴毫无办法,这个孩子有点他父亲的味道,对他特别认死理。


    魏婴没有办法,不松就不松吧,只是:“儿砸,我们是在跑路,你这样太慢了,能不能拉着我,我们也好快点。”


    十指都扣上,魏琬才“嗯”。


    魏婴想了想自己带孩子长大的各个环节,是哪里出了错,导致一个自己从小带大的孩子这么没有安全感。



刘白:

《月河·Moon River》

江天一色无纤尘,皎皎空中孤月轮。
江畔何人初见月?江月何年初照人?